开弓没有回头箭

处在关键期的山西经济的特征是什么?骆惠宁在7月30日召开的省委常委会议上分析上半年全省经济形势时提出四个重要特征,即:经济增长低位企稳,下行压力依然很大;新旧动能转换胶着,结构调整任务艰巨;民生刚性需求加大,财政保障能力减弱;积极因素不断积累,风险隐患也在积累。综合来看,这些特征是经济分化时期最突出的特征,山西决不能停留在原处等着熬着,而要加快转型升级,实现凤凰涅槃。

目前,全国很多省市都已出台对干部容错的政策,其中山西的近邻陕西还出台了容错纠错的“三项机制”,鼓励干部干事谋事。但恰恰在这方面,山西似乎还没有动作,这就难免使很多干部还背着思想包袱,找不到甩开膀子干事的劲头。因此,要以“两手硬”为突破口,在强调党委要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要负主体责任的同时,更要落实好党委抓经济的责任,不能因为抓反腐而忽视经济发展。要从整治干部不作为问题入手,强化党委抓经济、抓发展第一责任。地方一把手要同步抓好“构建良好政治生态”和“推动经济稳定向好”两个关键,大抓发展第一要务,狠抓党建第一责任。

为了激活和留住民间资本,近年来山西省鼓励民间投资的政策不断推出,今年上半年全省民间投入占比超六成。但据今年早些时候山西省一项有关民营经济的调查发现,一些市县对部分优惠政策理解不透、把握不准,缺乏具体实施细则、政策落实权责关系不明确、好政策措施落实不到位。

消弭这种对冲,要开展政策落实情况“回头看”,对政策执行情况进行跟踪问效、考核评估。特别是要用改革的办法让民间资本“能投”“愿投”“敢投”,减轻负担要动真格,落实好营改增等减税清费政策,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有效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同时加强ppp投资立法保护,让民间资本获更有“安全感”,并要开展“搬山开门”行动,持续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等改革,建立“负面清单”制度。

适应和把握动能迭代更替的经济大势,山西更需要来一场思想解放,从改变山西形象入手,重塑晋商精神,用文化的力量浸润发展市场经济的土壤,用“亲”“清”的政商环境激发晋商后裔们的创新创业热情。同时,把全部工作重心放到培育新动能上,特别是彻底摒弃传统的以煤为基的路径依赖,真正规划和实施一批重大科技创新项目,在重点领域加大科技攻关力度。彻底打破传统的能源重化工产业结构,全面构建创新产业体系,实现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大跨越、大突破。

暴利的煤炭行业吸引着各种资源,它给山西带来了巨大的财富的同时,也挤压了民营经济多元发展的有限空间。2008年,山西掀起“煤炭资源整合”风暴,很多山西民营企业煤老板大多手握巨额煤炭资金退出采矿业,但由于投资环境所限,这些钱很多都没有转化为新的投资。

其实,国家层面对这种不可持续早就有预见和战略要求。2010年底,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山西设立国家资源型转型综改试验区,但据媒体报道,山西上报的方案,被国家发改委指为“未跳出以煤为核心的产业”、没有根本上改变高度依赖煤的局面。而山西坚持认为发展阶段还不够,必须考虑省情实际情况。正是这种“考虑省情实际情况”,当时被媒体以“官员资源依赖思维值得警惕”为题给予了批评。改变“一煤独大”的局面,是继续围绕煤炭做文章,推进煤化工延长产业链,还是像德国鲁尔或美国休斯敦一样,在原有的资源产业之外,另辟蹊径开拓非煤产业?很显然,山西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把这个问号拉直,因而也没有预见到经济分化的新趋势,基调仍是“以煤为基”,虽然提出做“非煤”文章,但还是把煤产业放在第一位,把非煤产业放在第二位,难以避免地造成了下行势能对上行动能、“大块头”疲软对“小个子”活跃的对冲。今年上半年山西新兴产业占全省工业的比重仅为28.1%,远比不上占工业比重42.3%的煤炭行业。

■ 山西经济正处在“煤转非”的机遇期、关键期、窗口期,要抓住煤炭市场倒逼的历史性机遇,千方百计做好非煤这篇大文章,以更大的战略勇气和战略定力推进非煤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开辟非煤产业新局面。套用当下的一句流行语,就是要使出“洪荒之力”。这亦是深入推进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煤炭企业转型升级的题中之义。

“几家欢喜几家愁”,经济分化把煤炭大省山西推上了风口浪尖,但也警醒其不要再指望“风水轮流到我家”,倒逼其走向转型升级、浴火重生的新路。面对困难和挑战,山西必须准确把握经济发展重要特征,正视和消弭传统与现代认知的对冲、煤与非煤产业的对冲、国有与民营经济的对冲、从严治吏与少数干部不作为情绪的对冲,打好“煤转非”攻坚战,实现绝地反击。

为此,骆惠宁上任伊始就在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上提出“两手硬”:“当下,关键是要按照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持续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着力构建良好的政治生态,这一手要硬;关键是要自觉践行新发展理念,多策破解经济下行压力,着力推动经济稳步向好,这一手也要硬。”

由于历史的原因,山西经济对煤炭行业依存度很大,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均乏善可陈,煤炭市场一打喷嚏,山西经济就得重感冒。随着新常态下宏观经济增速放缓,能源消费需求增速下降,涉煤企业亏损严重,股价期货纷纷下跌,现货市场交易低迷。“冷得快、下得深、回升难、热得慢”,是对山西经济下行的生动写照,省长李小鹏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已经明确表示,“一煤独大”不可持续。

现在,担子落在了新任省委书记骆惠宁肩上。上任伊始,骆惠宁书记就首先对省会太原的经济发展情况进行调研并指出,山西经济一定要转型升级、浴火重生。他认为,当前山西经济面临多年少有的困难,从自身看,问题的根子在经济结构上。尽管上半年山西经济呈低位企稳回升态势,但新经济新动能发展势良好头在规模上还难以与传统动能等量齐观,山西已经到了彻底摆脱煤炭依赖、积蓄转型动能的“煤转非”关键期。

长期以来,人们对山西形象的认知基本还是老三样:“能源大省”“煤老板”“空气污染大户”,最近两年又加一个:“塌方式腐败重灾区”。改革开放30多年,山西未能摆脱旧的经济发展模式,不仅对煤炭经济依赖性很大,对新兴产业重视不够,而且传统思维方式占据主导地位,缺乏创新精神,尤其是对民营企业的重视不够,很多地方政府还把民营经济视为“庶出”。加之对外开放不足,在中国经济格局中不断被边缘化。

“山西的局势基本稳定了”,8月8日《南方周末》援引了一名厅级官员的话。“稳定”主要是指治理系统性塌方式腐败取得了比较明显的成效,但重塑良好政治生态只走出了第一步,目前山西的经济还处在最困难时期,但干部队伍持续弥漫着一股不作为、慢作为和懒作为的风气。有媒体报道,腐败重灾区吕梁市曾提拔的八九十人中,只有31人愿意参加县委书记选拔,有五六十人主动表示不愿意参加。

与辽宁等地一样,作为资源品地区的典型样本,山西对于整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经济结构转型也具有重大意义,甚至决定全局成败。按照今年初李克强总理亲赴山西督战时的要求,山西要痛下决心进行结构调整,既要采取多种方式出清落后产能,又要积极培育新产业、新业态等新动能。对于山西等地来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对供给侧改革决不能被动应付、墨守成规、抱残守缺,要坚决丢掉幻想,壮士断腕,跳出传统路径依赖,着眼长远从“一柱擎天”“一业独大”转向多元发展,必须对产业结构进行颠覆式调整,把新兴产业放在优先发展的位置进行重点推进、率先突破,引导新兴产业走向“高大上”,催生更多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抢占新经济发展先机。

错过“十二五”,但绝不能再次错过“十三五”。前不久山西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人说山西好风光》旅游电视竞演节目,平时一向矜持的各地市党政一把手纷纷在电视上登台亮相,激情演讲,生动反映出地市一级官员已经开始觉醒,急欲转型摆脱“一煤独大”,渴望从“煤堆里”跳出来。新任省委书记骆惠宁在他的履新就职讲话中也对《人说山西好风光》点赞。骆惠宁在“七一”讲话中更明确提出了未来要着力推进的8个方面工作,其中第二条就是做好煤与非煤两篇大文章,培育新的经济结构,爬坡过坎,走出一条资源型地区创新驱动、转型升级的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