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作为被害人到公安机关做笔录

张先生开口以后,高栋巧也并没有马上答应或者要钱,而是提出先帮忙打听一下,第二天才说:“人家原则上同意了,不过先把资料发过来,人家要看看。”这一切都合情合理,不容人不信。同时高栋巧将有些部委的高官姓名背得滚瓜烂熟。“动不动就说‘我跟谁刚一起吃过饭。’让人佩服她路子野。”

张先生说,高栋巧很会把握人的心理。刚开始接触时,高栋巧表现得大方豪爽,挥金如土,给周围人不少好处。“有一次,我和她一起吃饭,我的一个朋友托我调动工作,高栋巧听见了。可她没有急于搭讪,等到下一次吃饭时,高栋巧也接了一个电话,是别人托她调动工作。我听见了,认为她有这方面的‘路子’,喜出望外,主动找她办事。”张先生说,现在想起来,这些都是她提前布好的局。

昨天在法庭上,56岁的高栋巧嗓音脆亮地回答法官提出的问题,并承认了所有指控罪行。她身材消瘦,头一直低到胸口(见上图)。根据检察院指控,今年56岁的高栋巧自2003年起,大肆进行诈骗犯罪,虚构其是解放军总医院医生、高干子女、认识中央领导等事实,以帮他人调动工作、联系手术、办理上学进京指标、办理贷款等名义,骗取多人共计259.7万元。

张先生说,高栋巧还说自己有过亿家产,在天津买了总值8000万元的楼,在大兴有多少亩地。“她还说现在的丈夫比自己小好多,是以前在她家装修的民工。结婚后,她的钱都在丈夫手里管着。”离奇的身世也为高栋巧蒙上了神秘色彩。

同时,被骗的还有些跑官者。“这些人都不敢报案。近些年这种骗子越来越多,都说自己有路子。可是,像这个老太太这么设套的人精少见。”张先生感叹道。(李婧 常鸣)

而被骗者却对高栋巧有另一番评价。“她可是心理学高手,尤其是她的眼睛,能看穿人的一切。”张先生是高栋巧一案的一个受骗者。对于高栋巧,张先生的印象是,心计重、胆子大。“骗局一环扣一环,不容人不信。”

“我就是贪慕虚荣,喜欢告诉人家我是高干出身。大话说多了,别人就信我很有‘路子’,拿出钱来让我办事。”高栋巧还声称,自己为了给他人办成事,也被别人骗走100多万元。“这都是性格使然。”

高栋巧落网后,张先生作为被害人到公安机关做笔录,第一天就遇上了20多个同样的受害人。有些人被骗了几十万元,已经倾家荡产了。这时,他知道高栋巧连门口修鞋的和卖菜的人都骗,而且骗了几万元,这些钱都是从老家寄过来的。“这个修鞋匠与高栋巧很熟,因为每次高老太都会多给他几块钱修鞋费。”

张先生见到高栋巧时,高栋巧自称是301医院的退休大夫,如今身患绝症。其父是将军、有6个哥哥身居要职。“她住的那个院子都是高干聚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