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对华盛顿的压力

美国国家安全局失控了吗?26日,美国《皮奥里亚星报》刊登社论发出质问。其实许多人对此已经有了答案。加拿大全球化研究中心26日刊文说,美国对国内外搞监听早已存在,但今天更加无法无天、史无前例,不理会国际标准,宪法权利也被忽视。美国《华盛顿时报》25日说,没有人喜欢美国国家安全局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它已经超出授权,违反了《权利法案》,违反了国际法。它需要对自己的行动严格限制,服从法制过程,为了美利坚合众国,魔鬼必须被塞回瓶子。法新社说,911之后,nsa的扩张没有受到限制,德国《时代》周报甚至怀疑:奥巴马是否也是nsa的牺牲品,受到勒索?

对美国大规模监听的怒气也弥漫在联合国,俄新网26日称,巴西和德国制定了一份联合国议案,要求禁止美国电子间谍活动。目前已有21国参与讨论,参加者有华盛顿的传统盟友法国,也有委内瑞拉和古巴。议案计划下周提交联合国讨论。美国《全国邮报》称,一名匿名外交官对路透社说,该决议案已在联合国大会中得到了广泛支持,因为没人喜欢被nsa监听。报道还说,尽管决议案无权阻止甚至限制nsa的间谍行为,但这将代表对美国监听行动的强有力谴责,增加对华盛顿的压力。

26日当天,数千示威者挺进国会山,抗议美国政府的大规模监听计划,示威者中汇聚了从左派到茶党不同派别,写有感谢你,斯诺登!字样的标语最为流行。美国前司法部伦理顾问拉达克宣读了斯诺登对示威人群的声明:今天,美国没有一个电话不在nsa留下记录,没有一次互联网进入或退出不经过nsa之手,我们的国会代表对我们说,这不是监听,他们错了。